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国辉

实习生吴晓英

3月中旬以来,Covid-19疫情在英国逐渐爆发,大量中国留学生回国。 但由于“一票难求”,仍有更多中国留学生留在当地抗击疫情。 从事当地教育行业多年的中国夫妇付童和宋杰带着三名中国留学生来到家中,共同抗击疫情,成为了他们的“临时父母”。

英国留学生再次要求包机回国_回英国留学包机截止时间_英国留学生包机回国费用公布/

傅童宋杰夫妇/受访者提供

傅童表示,自3月23日英国实施“封城”管控政策以来,中国留学生能否回国的焦虑有所缓解。 宋杰说,在他们组建的临时家庭里,大家相处融洽,生活安宁,但时刻警惕着外面的“惊涛骇浪”。

回归还是不回归的“天人之战”

小云(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出生于2000年,目前就读于英国华威大学预科课程。 3月中旬学校放春假之前,疫情已开始在英国蔓延。 随着当地公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逐渐增多,小云陷入了是否回国的“天人之战”。

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当时英国的疫情已经开始严重,但老师和当地学生似乎根本不关心,也没有相关的疫情防控措施。 她周围的很多中国同学没有参加最后一周的课程就匆匆回家,这让她感到焦虑和心慌。

“那些日子,我每天都看有关疫情的新闻,心里很害怕,很想回家。但看了机票价格,想想路上可能存在的风险,我觉得还是回家比较好。”留在宿舍吧。”

同样参与“天人之战”的还有她在中国的父母。 “我父亲一直比较坚定让我留在这里,而我和母亲则比较摇摆不定,最终我们并没有真正做出决定。” 小云说道。

3月中旬,小云购买了两张回国的机票,一张是从荷兰出发的转机航班,另一张是东航的直飞航班。 但受疫情影响,航班最终被取消。

华威大学位于英格兰中部沃里克郡和考文垂交界处。 综合考虑了机票价格、回国途中的感染风险,甚至从考文垂到伦敦希思罗机场途中的风险,小云最终决定留学。 决定留在英国。

嘉文(应受访者要求,化名)出生于2002年,即将满18岁,目前在英国杜伦大学预科医学专业学习。 英国疫情暴发后,她多次与父母讨论是否回国。

“考虑到我在这里的学业还没有完成,回国可能会延迟,而且路上感染的风险还是蛮高的。所以最后我干脆留在了英国,想着只要不‘不用出去,问题不大。”

小云说,她认识的其他中国学生中,有的人从一开始就果断决定留在英国度过这段时间。 也有朋友因为回国太晚,机票被买了好几遍。 取消了,我别无选择,只能住在学校宿舍。

“我所在的宿舍有独立卫生间,如果我留在学校,可以继续住在自己的宿舍。如果他们住的是共用卫生间的宿舍,学校也会给他们换到另一个有卫生间的房间。”私人浴室。”

尽管如此,随着疫情在英国持续蔓延,该国家长仍然担心孩子的安全。

组建“临时家庭”,共同渡过疫情

傅童家住威尔士首府卡迪夫,距离伦敦约240公里。 2002年,他从中国前往伦敦打拼。 2003年,他带着妻子和女儿来到英国生活。 由于他有教育背景,他在卡迪夫注册了一家公司,与妻子一起为国内教育行业开展文化交流和夏令营等工作。

付童告诉羊城晚报记者,3月初,他从中国回到英国,首先在家自我隔离一段时间。 从父母那里得知小云和嘉文的情况后,付同和妻子商量“该怎么办”。 他的妻子宋洁建议,不如把他们接到家里,聚集在一起“抗疫”。 富通一听:“这个主意不错。” “女孩的父母很担心,与其让她们一个人待在宿舍,不如把大家都聚集到家里,互相依靠。”

几家人达成一致,约好了嘉文。 傅童从卡迪夫驱车900多公里,到英格兰东北部小镇达勒姆的杜伦大学接她,将她带回卡迪夫。 全天时间;

我去接小云的那天正好是3月23日,英国政府当天宣布,将于第二天凌晨实施全国“封城”政策。 幸运的是,考文垂距离卡迪夫并不远,只有两英里多的车程。 小时车程。 当晚,禁令实施前,付童和宋杰就带着尤小云回到了卡迪夫。

除了小云和嘉文之外,同样出生于2002年、今年即将满18岁的齐培(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已经在卡迪夫读了两年高中课程,正准备参加英国大学预科课程。今年高考。 与另外两个女孩不同的是,她自从来到卡迪夫之后就一直住在傅童家里。

在英国学校全面停课、实施封锁之前,已经学完课程的琪佩就已经提前一周在家学习了。 没想到,由于疫情在英国持续蔓延,今年的英国高考A-LEVEL考试直接取消,最终成绩根据老师评价和平时成绩计算。

虽然考试被取消还是有些遗憾,但平时表现出色、成绩优秀的七佩已经收到了布里斯托大学、利兹大学、伦敦国王学院等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就这样,三个“00后”女孩聚集在付童和宋杰家,组成了“临时家庭”。 傅童和宋杰就像是他们的“临时父母”。 一开始,出于安全考虑,他们集体自我隔离7天。 期间,他们各自把饭菜带回屋里吃,彼此之间要保持两米以上的社交距离。

英国留学生再次要求包机回国_英国留学生包机回国费用公布_回英国留学包机截止时间/

三位“00后”女孩聚集在付童和宋杰家中,组成了“临时家庭”。 一开始,大家都处于自我隔离状态。 《协议三章》/受访者提供照片

隔离结束后,他们在家吃了一顿火锅晚餐,甚至还和国内的父母一起举办了“云聚餐”。 现在,大家经常一起看电影、电视剧,一起做蛋糕、煎饼、甜点等美食。 小云说,当她一个人待在宿舍时,远在国内的父母每天都焦急万分。 现在,他们终于松了口气。

付童和宋洁有一个女儿,春节前刚刚换工作,专门为医疗系统提供平台和数据支持,搬到了另一个城市。 女儿对父母的行为表示认可和自豪,并自愿让出家里的房间。

“我们也把她们当作临时女儿,完全尊重、平等。大家分担家务,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除了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外出,其他一切我们都支持,大家都很开心。” 宋杰说道。

英国留学生包机回国费用公布_英国留学生再次要求包机回国_回英国留学包机截止时间/

傅童宋杰夫妇/受访者提供

对话留学生抗击疫情:“孩子比父母淡定多”

羊城晚报:根据您的亲身经历,您对英国的疫情有何看法? 它对你的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

傅童:英国疫情发展迅速,已有一万多人死亡(截至4月17日采访)。 自实施封锁以来,大多数居民都非常配合,我们所在的卡迪夫的情况比伦敦要好得多。 粮食供应也比较正常。 本来打算去超市看看,宋杰却说家里有三个小女孩。 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不会去任何地方,直接网上下单送货上门。 他们搬进来后,大家相处得很融洽,这让我和宋杰都放松了很多。

我们自己公司的性质有点像旅行社,所以这次疫情对我们的业务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只能在家休息。 在英国从事旅游等相关行业的中国人很多,我认识的有100多个。 疫情对大家影响很大,现在都在家休息。 事实上,除了超市、药店、宠物店和酒类商店外,大多数商家或商店都处于停顿状态。

羊城晚报:停课、高考取消应该是很突然的事情。 你没有时间和你的高中同学告别吗?

留学生七培:很多人没想到考试会直接取消。 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在课程的最后一周,许多学生没有去学校。 然而,在离校前,同学们在彼此的校服上签名并合影留念,算是在这个特殊时刻告别的一种纪念方式。 我们原本打算在学年结束时举办夏季舞会来庆祝学生毕业,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

羊城晚报记者: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也导致国际社会出现一些针对中国的不友好声音。 你在学校听过吗?

留学生嘉文:我身边的一些同学一开始确实发表了一些不当言论,被学校专门成立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小组举报。 学校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并专门与这些学生进行了交谈,认为这涉及种族歧视。 我听到的是,老师与这些学生进行了一对一的交谈,并告知他们,如果他们继续发表这些不当言论,将会记入档案,影响他们是否可以继续进入大学。

羊城晚报:您在英国从事与国内教育行业相关的文化交流、旅游、夏令营等工作多年。 您如何看待境外疫情发生后一系列关于留学生是否应回国的讨论?

付童:我接触过很多学生和家长。 疫情发生后,心情确实非常紧张。 国内父母很困惑,甚至害怕。 我在自己所属的几个微信群里都能感受到这种焦虑,比如校友群、留学生互助群、卡迪夫留学生家长群等,尤其是从3月10日开始的两周。

直到3月23日英国实施“封城”政策,这种焦虑才稍稍缓解,大家开始更多地讨论买机票或者送药品、口罩的事情。 事实上,最终能够返回中国的只是少数。 例如,我直接认识的国际学生家庭有13个。 他们三人回去了,三人住在我家,其余七人留在宿舍。

年轻的国际学生可能更担心。 网上有报道称有人被赶出寄宿家庭。 但我觉得这可能太夸张了。 至少我对周围情况的了解是,留学生都被占了,孩子们比父母要冷静得多。 (更多新闻请关注羊城派.ycwb.com)

来源 羊城晚报·羊城学校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