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派往唐朝的留学生陆有着独特而传奇的一生。

他仰慕中国文化,远渡大唐求学;他历任多项要职,忠心为唐效力;他朋友遍布天下,诗作流传至今;他归国遭遇风暴,最后长眠唐土;他是遣唐留学生的典范,是中日友好交流的杰出使者。

仰慕中国,远游大唐。

如前所述,从公元7世纪初开始,为了直接有效地学习唐朝的先进制度和文化,日本开始组织驻唐外交使团,选派留学生赴唐。

遣唐使和留学生学成归国后,带去了唐朝的律令制度、文化艺术、科学技术以及风俗习惯等。

在驻唐使节和留学生的影响下,日本政府和人民向往唐朝的灿烂文化,出现了学习和模仿中国文化的热潮。

阿倍仲麻吕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出生、成长起来的。

安倍昭惠陆于二年(698,唐胜利元年)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其父安倍昭惠为守船人,拜五品。

如果翻开家谱继续往上追溯,可以窥见阿倍家还是孝元天皇的后裔。

贝鲁自幼聪慧,勤奋好学,崇尚唐代文化,熟读汉唐典籍,精通汉文学。

桂苓二年(716年,唐开元四年)八月二十日,一个消息传遍了平城景的各个角落。

原来是日本朝廷决定派遣第八批遣唐使团,同时选拔优秀留学生。

年仅19岁的阿部鲁主动参加了留学生选拔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被选为派往唐朝的留学生。

当时的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还很落后。从日本到中国的航行非常艰难,在茫茫大海上航行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在此之前,许多船只和人已经葬身大海。

然而,年轻的阿倍仲麻吕抱着对中国文化的仰慕,不顾艰险,仍然义无反顾地选择前往大唐留学,以便将中国先进的制度与优秀的文化传回日本。

次年3月,樱花盛开之际,安倍陆从那瓦波(今大阪)起航,越过蔚蓝深邃的东海,驶向大唐,与他的一行500余人踏上了梦想之旅,其中包括塔吉希郡狱卒、唐朝使节、海外高僧等。

只是那时的他或许并不知道,自己将由此开启和唐朝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缘分。

入寺报效唐朝。

一个叫的陆一行人,渡过东海,在扬州登陆,利用便利的水陆交通,向长安进发。

到达长安后,阿倍仲麻吕进入当时教育贵族子弟的高等学府国子监太学深造,攻读了《礼记》《左传》《诗经》《周礼》《礼仪》《易经》等一系列儒家经典。

为了让别人容易记住自己,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字“晁衡”(也叫“晁衡”)。

当时的唐朝正处于鼎盛时期,不仅思想开明,而且对自己的制度和文化也极为自信。留学生还可以通过科举考试,广泛参与唐朝的、经济和文化。

经过多年的寒窗苦读,阿倍仲麻吕于开元年间参加科举考试,荣中进士,成为唯一一位考中进士的日本遣唐留学生。

在唐代的科举制度中,不仅要求有精美的诗文,还要求对时事和风俗有充分的了解。

考中进士就等于直接进入了高等文官的候补行列,即使对中国人而言,能够金榜题名者也是凤毛麟角。

阿部鲁不仅在汉学方面出类拔萃,而且非常熟悉中国的社会文化和风俗习惯。作为留学生,他考上了长安的进士,那里文人荟萃,美如林。

由于他杰出的知识,陆很快得到了朝廷的赏识,成为了大唐寺的一员。

他最初任左春坊司经局校书,负责典籍的整理校对,并辅佐太子李瑛研习学问。

很快受到唐玄宗的高度重视,一年比一年高升。他先后担任过左侍中、左不缺、右等官职。,只有德才兼备的人才能担任。

此后,他又升任威高职重的卫尉卿,并兼任秘书监,相当于现在的国家博物馆馆长兼国家图书馆馆长。

作为一个外国人,在唐朝担任如此重要的官职,在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

与学者交朋友,赞美彼此的友谊。

阿部鲁不仅学识渊博,仕途有成,而且才华横溢,诗文俱佳。同时,他也很大胆,结交了很多学者朋友。

好友包括诗仙李白和大诗人王维等人,他们互相赠答诗文,并多有来往,交情十分深厚。

陆和李白年龄相仿,又都喜欢交朋友,又都有才情,在平时的论诗赋交往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天宝十三年(753年,日本天平胜宝五年),阿倍仲麻吕同日本派遣的第十派遣隋使回国。

李白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悲痛万分,于是作出了传世佳作《哭朝庆衡》。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

似明月,沧海不归,思念你的心情像淡淡的云笼罩在云台山的上空。

”李白在诗中将晁衡的遇难比作洁白无瑕的明月沉入碧海,感觉就连天上的白云也带着哀愁笼罩着青山。

两人的友谊,可以说在这首诗中表露无遗。

阿倍仲麻吕回到长安,看到李白为他写的悼亡诗感动不已,于是挥毫回赠一首《望乡》。

“三十年的长安生活,回不了锅。

一片望乡情,尽付水天处。

我的灵魂回来了,我感受到了你的痛苦。

我更为君哭,不得长安住。

这些充满情感和温度的动人诗篇,既是他们友谊的见证,也是一千多年后中日友好的见证。

阿部和王伟也是最好的朋友。

阿倍仲麻吕归国前夕,王维怀着深厚的惜别之情,专门赠诗《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并洋洋洒洒地为此诗写了很长的一篇序文,赞颂阿倍仲麻吕的过人才华、高尚品德,以及为中日友爱作出的奉献。

为此,安倍陆写了一首诗《还乡一条命》来回馈朋友。

“衔命将辞国,非才忝侍臣。

在中国爱主,在海外记恩。

伏奏违金阙,騑骖去玉津。

蓬莱乡远,园如树。

西望怀恩日,东归感义辰。

一把生命之剑,留给朋友。

”诗中对故乡的思念之情,对中国的留恋之情,对故人的依依惜别之情,以及对唐玄宗的感戴之情跃然纸上。

此外,阿部鲁与楚光熙、和鲍瓦等学者的友谊也很深厚。

在《全唐诗》中可以找到这些唐朝诗人们赠予他、歌颂他们之间友谊的诗歌。

例如,褚光熙的《罗钟-潮校书余》、赵华的《潮不缺对日书余》、鲍基的《潮陈情对日书余》等。,这些诗至今仍被中国人和日本人吟诵。

活下来,被埋在唐的土里。

天宝十一年(752年,倭国获宝四年),以清河为使的第十批唐使者抵达长安。

而这批遣唐使的副使正是当年和阿倍仲麻吕一同入唐留学的故交吉备真备。

此时的安倍陆,已经不再是一个意气风发刚入唐朝的不到20岁的年轻人,而是一个在唐朝服务了30年,做出了卓越贡献,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的老人。

与久别的朋友见面后,一个叫的陆想家了,于是他邀请他回中国。

唐玄宗虽有不舍,但感念阿倍仲麻吕多年为唐朝鞠躬尽瘁,便同意他回国,并任命他为唐朝使臣,护送日本遣唐使回国。

任命一个外国人担任中国的使节,这是史无前例的,可见他受到唐玄宗的宠爱。

次年六月,阿部陆辞别长安,随遣唐使团南下扬州。

到达扬州后,他见到了66岁高龄且双目失明的鉴真大师,并相约同行东渡日本。

10月,安倍昭惠陆率唐朝代表团从苏州黄四浦(今江苏鹿苑)起航,驶往日本。

然而,天不遂人愿,船队在中途遇上了大风暴,4艘船中有3艘各自开到了日本,已是第六次东渡日本的鉴真所乘船只正是成功渡海的船只之一,而阿倍仲麻吕所乘的那艘船却下落不明,直到次年依然杳无音信。

每个人都推测阿贝马忠卢已经在海上遇难。

然而“阿部中马陆海上遇难”只是一个乌龙球。

阿倍仲麻吕所乘船只遭遇风暴后并没有沉没,而是随风漂流到了安南(今越南),最后历尽两年多的艰险和辗转,又回到了长安。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体力不支,也许是后半生担惊受怕,也许是因为亲朋好友的一再挽留,安倍陆从此放弃了回日本的念头。

之后,阿部陆又在中国生活了15年,仕途一帆风顺,深得肃宗和代宗的信任。他担任过许多重要的职务,如左三旗常侍、安南都护、安南节度使等。最后成为光禄大夫,被任命为北海郡创建人。

大历五年(770年,日本神护景云四年)正月,阿倍仲麻吕在长安辞世,并埋葬在长安,时年72岁。

北、卢立世、唐玄宗、肃宗、戴宗,一生致力于唐朝。

为表彰阿倍仲麻吕为唐朝和中日交流做出的功绩,唐代宗追赠他为二品璐州大都督。

今天,中国的Xi和日本的奈良都是安倍中马陆的巍峨丰碑,供人瞻仰和缅怀。

通过探寻阿倍仲麻吕的一生,让身处千年之后的我们,依然能够领略到他作为中日友好交流杰出使者的风采与魅力。

本文发表于2020年7月13日《学习时报》第2版(有增补),原题《阿部鲁大唐之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