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梁说:“文化是根植于心的修养,是无需提醒的自觉,是基于约束的自由,是对他人的善良”。

我们可以包容文化,但是不能失去自己的文化。

第一个醒来的人

纪录片《少年儿童》描述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官方留学生。在这四批由清政府派出的120名官方留学生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0岁。因为他们出国留学的时候还小,大多以超强的适应能力很快适应了美国的生活。

其中有一位留美幼童丁崇吉,后来毕业于哈佛大学,在光绪年间成了第一批华人海关监督。

在《第一个清醒者——中国近代第一批留学生》中记载,他常年用白兰地代替茶,书桌下还经常放着一箱白兰地,供他抽雪茄时作为饮料饮用。

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删除。

显然,这群留学生的深入学习经历,让他们了解了这些饮品背后的文化习惯,进而很好地传播了白兰地文化。

但他们只是白兰地文化传播过程的一个缩影,并不能代表大多数的国人。

纵观白兰地在中国的盛行状态,最早涉足白兰地文化的人,几乎都是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比如以泉州、漳州、厦门为代表的闽南城市,而深受英国文化影响的香港,则把白兰地以奢侈品的象征价值推广到沿海城市,以此来炫富。

但是,舶来的只是物质,多数人依然保持着原本的文化思维与生活习惯。

这些进口产品被“嫁接”后,当地人对进口产品最初来源的环境缺乏深入了解。结果他们误把白兰地当成烈性酒喝了,猜测。

但是对于这种细腻的葡萄烈酒一口喝多少,一口喝多久的概念,即使喝着品质较高的xo,也几乎一无所知。

所以,就喝白兰地而言,我们和西方的区别,一个是源于酒的文化,一个是不知道物质价值的盲目消费。

从最初的留美儿童,到把白兰地作为炫富象征的中国人,白兰地文化在国内烈酒市场的半壁江山空如过眼云烟般蓬勃发展。

白兰地文化的落地,不是玻璃展柜明码标价的高价待售,也不是资产物质决定论的盲目消费,而是怎样将白兰地所衍生的文化扎根本土,沁入人心。

作为白兰地的第一故乡,中国人对白兰地的认识仍然固执地认为西方代表正统、经典、不可复制,但最终壁垒会被摧毁。

经过近百年的积淀和传承,东方的白兰地已被正视,源于风土、起于内心的白兰地文化已慢慢在国人的内心落地生根,强基铸魂。

从当地环境,从内心。

“七分原料,三分酿造”。

西方最引以为自豪的莫过于其产地的风土——高端白兰地酿造原料白玉霓葡萄的种植区,但经过百年验证,发现在中国同样拥有无法比拟的优越土地风土,与西方白玉霓种植同纬度的中国烟台,拥有天然适合白玉霓葡萄生长的海岸线,片麻岩风化所成的沙壤土,温婉的天气,充足的日照、阳光与雨露,所造就的白玉霓葡萄的芬芳和精确酸度,是属于东方的无与伦比的风土条件,也是更适合东方风味的风土表达。

除了对当地条件的自然表达,张裕作为百年企业,具有不屈不挠的民族工业精神,创新和自主探索文化的影响力,赋予了中国白兰地文化全新的内核。

优越的风土,也需要精美技术的诠释,一代代酿酒大师的精工匠造,将葡萄的灵魂一一释放。

张宇创新的国家发明专利“双酵母控温发酵法”充分发挥了烟台白尤尼葡萄的地域优势和典型品种,使原酒口感更细腻,香气更浓郁,品质更符合国人口味。

对乡土价值的认同,乡土气息的共鸣,从产区到工艺,从对乡土的解读到时间的可读性,卡亚白兰地积累的酿造和饮用体系开始更加关注产品背后的价值观和理念,以及是否有文化认同感,这是对精神内核的追求。

感情可以是深远的。

就白兰地品牌而言,百年来,卡亚致力于设备、人才和技术:亚洲首个地下酒窖,6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独特的木桶陈酿系统,遍地开花的高端XO文化体验馆,国内独一无二的高端白兰地品鉴教学“卡亚白兰地学院”,代表着大国工匠的自主创新能力。Kaya为消费者提供了更积极的文化价值感。

文化自信不仅仅是外在的模仿,更是感官上的满足。真正的根应该是由内而外向上生的。

白兰地文化的落地,赋予了对葡萄蒸馏烈酒的精神寄托,是一种生活一个圈层,彰显了我们对白兰地文化的尊重与对文化回归的敬仰,也是对千年文脉的致敬,更是对东方品味的献礼。

如今,中国白兰地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阵营,卡亚白兰地正在成为一种文化符号,记录着白兰地文化的兴起和复兴。

与其说是白兰地文化的回归,不如说是中国文化自信的崛起。

文化自信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卡雅白兰地,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在东方酿造,传承东方神韵。它正在慢慢建立东方白兰地价值体系,用中国的浪漫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的魅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