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国内留学的历史,80年代出生的部分都在体制内学校上学。 当时,国际学校不像现在这样百花齐放,大家对留学也很无知,很多人对其缺乏系统的了解。

我是q先生。 85岁后,今天想分享我的留学故事。 它可能不是那么棒,但改变了我。

01

生活就像“摘下盲盒”。 我的大学就读于国内非常好的985所大学。 高考前夕母亲的一句话至今难忘。 “不管你考不考,我们家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不努力是不行的,所以以压力为动力,好在最终能让家里满意。

关于留学,我决定留学前留学,但其实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脑子里只想着英美,没想到日本、新加坡、香港等性价比高的亚洲国家。 我在学理科,对世界地理一点概念都没有,现在想起来自己也觉得奇怪。 都怪当时见识不多。

看到周围的同学都要留学,我突然脑子不正常了,觉得自己也该走了。 在没有进行任何学习的前提下,我回家把这个决定告诉了父母。 那时,我甚至都没想过选哪个学校的哪个专业。 说实话,我的留学生活从一开始就打开了百叶窗,好像有惊喜,不知道结果。

留学的决定很仓促,但父母还是开放的。 双方在详细的沟通后,他们选择了支持我。 当时排行榜和留学顾问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解决择校问题,所以我选择学校其实非常轻率。 我自己基本上是白色的,对国外学校的了解还仅限于哈佛、牛津、剑桥,但英美留学的费用对我们小康家庭来说费用太高了,为了省钱,妈妈是爱尔兰性价比最高的。

因为家里的存款有限,所以把房间卖了,以便把我送到国外读书。 我仍然感谢父母当初的支持。 我有机会去国外磨练自己。

02

在我快要发疯并成功申请后,我来到了爱尔兰都柏林大学( UCD )的研究生院。 我选择的是迈克尔斯莫菲特商学院。 UCD在当地是一所很好的大学,不仅是爱尔兰的一流大学,在欧洲也很有名。

至此,我跌宕起伏的留学之路正式开启。 首先是语言问题。 我当时的英语超过了录取线,说不太好。 日常交流是可以的。 但是爱尔兰与英国隔海相望,通用语言也是英语,但当地人的口音很难听。 这提醒了我出国前去爱尔兰留学的前辈的友情准备给我听教授的课。 没想到FLAG这么快就实现了。 上课完全听了上天的书。 不用说是多么崩溃。 上课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连话都听不懂。 看到周围的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听着,我突然感到压力,觉得真的很糟糕。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困难等着我们。 例如,很多留学生的噩梦是——group work。 我是个坚强的女儿,班上其他中国留学生纷纷选择拥抱,但我和三个爱尔兰男学生一起选择了团体。 原因很简单,付了那么多学费来这里,我一定要加强自己的英语能力。 如果你不知道,你就不能强迫我听。 那三个爱尔兰男学生是老相识。做什么事都喜欢拥抱,有个中国女孩主动要求参加也很热情,我提出让她自己负责介绍的部分,他们也同意了。

在交流方面语言仍然是最大的问题。 三个爱尔兰同学说爱尔兰英语,还带有方言。 我听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那时,所有人都快疯了。 本来自己多年的英语都是白学的,后来就凭毅力努力了。 那时,我一有空就厚颜无耻地去告诉爱尔兰人。 那时,我的英语听力和口语能力迅速上升。 特别是口语

这里有一个有点意思的小故事。 如果你说“how are you”,第一个反应是“fine,thank you,and you”。 这在我们的英语教科书中是标准答案。 我一开始也是用最标准的答案。 有一次,对面来的爱尔兰同学向我打招呼说“Hey,q,how are you”。我的第一反应是昨天说“fine,thank you .”,今天要改变。 怎么还没想到回复,那个同学已经走远了。 我当时在原地发呆。 后来我知道他们的how are you=hello只是打招呼。

03

追赶强盗误入贫民窟的留学生需要在国外一切事情都要自食其力。 为了节约成本,往往选择合作租赁。 我们学校的学生宿舍价格很贵,小房间都要600欧元一个月。 我有的留学资金不多。 为了省钱和一个同学合租,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了。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节省了一点费用。

后来,我想起了这个过去,自我反省了。 前期的学习没能错误估计自己留学所需的资金,也没有考虑办信用卡。 另外,因为不想麻烦父母付钱,到了留学的最后阶段,我穷得吃不上饭了。 那时,有了信用卡,我的生活就没那么辛苦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节日。

因为钱不够,所以当然只能去打工。 找份兼职并不难。 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为学校附近的披萨店分发传单。 每配送100张就能得到5欧元。 每次打工结束都会给店老板送披萨。 那样可以节约晚餐费。 我对这个工作很满意。 有一次,老板开车送我到新街。 我注意到我的邻居打扮得像英国电影里的街头霸王,连小孩子都一脸凶相。 我警惕地没有靠近,后来我知道那里是当地流氓聚集的地方,当地人谁也不去,人和蛇混在一起很危险。

我的学校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 利菲河穿过市区,把城市分成两部分。 富裕的南方(也就是我校所在的地区)和良莠不齐的北方。 特别是不了解当地情况的留学生和游客,可能不小心误入当地黑帮地区,在那里偷窃和抢劫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不幸遭遇了两次。

有一次在超市,把包放进了超市的拖车里。 不小心包不见了,又惊险了一次。 我和朋友一起去买东西了。 下了车,拿出手机准备查地址,就在旁边突然跳出来一个穿着运动衫、戴着棒球帽的人,“唰”的一声抢了我的手机就跑了。 我反应过来后马上追了上去,追了一个街区远。 我确信可以抢手机。所以,我没想太多就跟进了。 进去一看,里面和国内的小区有点相似。 人在极度的愤怒下会变得大胆。 我冲进去说:“我知道你在里面。 请快点出来! ”他开始喊道。 然后有人开门来看。 白人阿姨来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说有人抢了我的手机。 那个人无视了我。 因为这在当地是很普通的事情。

我大声喊了很久,但还是不肯去。 后来,有个男孩经过,我拦住他说:“原来是你朋友拿的,我知道你一定认识他,不还就报警了。

”男孩看了我一眼,默默地直接走了,但看到威胁不起作用,真的报警了。 来的是女,向我询问情况后,让我赶紧回去。

我不知道哪里后悔,一直想把手机拿回来。 正好看到刚才那个男孩,我再次阻止他说要花200欧元拿回手机。 总之,他们抢了手机也在卖。 男孩表情犹豫,看了之后,我确信他们知道了。 马上说自己在这里,让他把手机拿走。

等了一会儿,前面的女开着警车回来了。 一看到我还在,就说:“同学,现在就去吧。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 他们手里有枪! ”我认真地警告了他。 我先是一愣。 所以我可能误入了当地的贫民区。 后来想想,如果还在那边的话,最后等的是手机还是枪?

04

的崩溃,往往只有一瞬间,这次的经历成为我人生的一大拐点。 知道手机回不来了之后,我又伤心又生气。 在异国的街道上用中文骂了整整一个小时。 路过的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 当时,我管不了那么多。 的崩溃,往往只是一瞬间。

吓得没有危险的事件也让我成长了很多。 留学后半年,我把带来的所有钱都花光了。 当我穷得只能和当地的穷人抢超市的特价面包时,已经成了铜墙铁壁。 不能再我了。

留学生一个人在国外靠不住,遇到什么事只能自己扛。 现在,即使想起那件悲伤的事也会抱着妈妈哭。 那个时候真的很后悔。

很多人会问我是否后悔我去留学的决定。 我回答说。 “不,这次留学经历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性格,还有我的人生观。 我以前以为这个世界是LALAland。 在父母的保护下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就这样随波逐流地度过了。 但是,在都柏林的短短几年,我体验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物质和精神都非常独立,明白了财务自由的重要性。

那么,【我的留学故事】就分享到这里了。 以后有机会分享我在国外的工作经验吧。

 

作者 admin